腰一沉撕裂公主

 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首 頁 關于我們 產品展示 新聞中心 企業文化 銷售網絡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
 
  浸 染  
  印 花  
  C型低堿活性染料  
  連續扎染(卷染)  
  錦棉一浴染色  
 
 

公司:吳江桃源染料有限公司

手機:18626169992 莊經理

腰一沉撕裂公主電話:0512-63851531 63851158

腰一沉撕裂公主傳真:0512-63852298

地址: 江蘇省吳江市桃源鎮太史橋

腰一沉撕裂公主郵箱:tydyes@163.com

 
陣痛過后,少數“棉”字號紡織企業轉型突圍迎來生機
 
新聞中心  加入時間:2017-4-25 13:07:32     點擊:591

  濟南“棉”字號的輝煌早已埋進了歷史的塵埃,被捆綁在一起的還有幾代棉紡織工人命運的沉浮。“雄關漫道真如鐵,而今邁步從頭越”,或許這句話形容濟南的棉紡織行業最為貼切。經歷了痛苦的“涅槃”之后,也有少數棉紡織企業成功轉型升級,迎來新的生機和希望。

  破產過程非常痛苦

  像失去了自己的孩子

  對于棉紡織行業,濟南市紡織服裝行業協會會長、濟南元首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溫增利有著割舍不斷的血脈深情。“我是紡織世家。苗海南建立的成通紗廠,在上世紀50年代公私合營后,第一任廠長是我的父親。成通紗廠就是以后的誠通紡織也是國棉四廠,我母親也一直在國棉四廠工作。”在溫增利的記憶里,父母工作辛苦,常見不到面。

  “老一輩棉紡織工人把廠子當家,就是咱們現在說的 擼起袖子加油干 ,這種精神一直延續了下來。”1980年,溫增利與紡織結緣,先后在濟南絲綢廠、濟南紡織局工作。

  他回憶,從1984年到1992年,在紡織局工作的8年,正是濟南棉紡織行業最鼎盛的時期。當時紡織局直管企業最多時有47家,市區內有一棉到七棉,濟陽、章丘、商河等都有地方棉紡廠,排到十四廠。還有印染一到三廠、毛巾一到三廠、紡織機械廠、合成纖維廠、化纖廠、毛紡廠等。“當時是支柱產業,和其他產業相比,濟南的棉紡織發展最快,門類齊全,全覆蓋,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,產品屢獲全國大獎。”此后,溫增利一直在元首集團工作,見證了絕大多數“棉”字號企業的興衰沉浮。

  1995年12月,以元首針織為核心,聯合誠通紡織和人造毛皮廠,組建濟南元首針紡集團有限公司。1997年12月,誠達毛巾、誠益機械和第七棉紡織廠劃歸集團代管。1998年6月,元首針紡集團整體劃歸濟南華誠元首集團有限公司(此時人造毛皮廠退出)。

  “此后10年,除元首針織持續盈利外,其他四家企業長期虧損,生產經營轉不動。”2008年9月,元首集團脫離華誠,整體被移交濟南市國資委。“移交后,除集團本部、元首針織保留正常生產經營外,2008年底,其他四戶企業正式實施政策性破產,2012年底實現破產終結”

  “當時整個破產過程非常痛苦,像失去了自己的孩子。父親是第一任廠長,我卻擔任清算組長主持了破產,感情上難以接受。”溫增利坦言,期間還面臨著工作程序繁雜、歷史遺留問題多、職工內債清償難度大等實際困難。“按照政策,支付了職工安置費,平均每位職工五六萬元,年齡大的、工齡長的最多有八、九萬。還全部償還了職工內債和社會養老保險。現在看,也算給了職工一個很好的交代。”

  “棉”字號集體倒下

  不能只怨“限產壓錠”

  其實,從全國的情況看,1993年開始,我國紡織行業就出現連年虧損。1996年,虧損額高達106億元,成為國有工業中困難最大、虧損最為嚴重的行業。在199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,將紡織行業確定為國有企業改革脫困的突破口,提出了“壓錠、減員、扭虧”三大任務。國家給予了一系列配套政策支持,如壓錠財政補貼與貼息貸款政策、企業兼并破產政策、壓錠企業土地置換及一線生產工人退休政策等。到1999年底,全國累計壓錠906萬錠,其中1998年壓512萬錠,1999年壓394萬錠。應該說,這個階段是一個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過渡。

  在大政策下,濟南“棉”字號集體一蹶不振,奄奄一息。但是幾乎與此同時,濱州的張士平到處收購舊設備,魏橋紡織開始崛起,如今已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棉紡織企業。

  “好好的廠子,怎么一夜之間就都倒掉了?”在記者采訪中,有不少老職工眼含熱淚問。在溫增利看來,盡管限產減錠政策對當時濟南棉紡織業造成了很大的影響,但這只是一方面原因。

  “當時響應國家壓錠政策,國棉四廠砸了一萬錠,在我記憶里這是全國的第二錘。國家的政策是砸一萬錠給予一定資金補償,用于新的技術改造或做其他發展使用。當時的政策是好的,對企業來說也提供了一種改革發展的機遇。”溫增利強調。

  除此之外,當時又恰逢處于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關鍵階段,許多企業領導對市場經濟的運作模式沒有經驗,找不到途徑。以前是國家計劃,包購包銷。但是現在市場已經發揮作用了,企業經營運作跟不上市場的節奏,生產出來的東西,國家不要了,市場又消化不了。另外,管理者的思維也沒有跟上。

  “紡織這么大的盤子,說完就完了。”溫增利感慨,魏橋迅速發展的原因在于其能源成本低,而棉紡織是用電大戶,這樣魏橋的低成本就在競爭中占據了有利地位。

  轉型艱難不敢歇氣

  新設備節省九成人力

  在淘汰了四家企業落后產能,合理安置補償了老企業員工后,元首集團將資產變現的資金,投入到了新項目當中,實現了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,最終成功突圍,探索了一條老國企改革重組的操作運行模式。這也是濟南市為數不多的國有老紡織企業之一。

  “從現在的勢頭看,發展還是不錯的。按我說原來是元氣破了,現在是恢復元氣爬坡過坎兒的階段,坎兒已經過來了,今年是開始爬坡的一年!”溫增利說。

  2012年7月,元首集團利用破產企業資產變現資金,在平陰縣安城鎮工業園區建設規模十萬紗錠的棉紡基地。一期五萬紗錠于2013年7月建成,累計投資2.7億元,并在10月進入試生產。2014年12月18日,正式投入生產,年產各類紗線4000余噸。開業的時候,全國紡織工業聯合會會長王天凱專程來濟南參加了剪彩,這說明行業高層領導對元首集團這種模式的肯定。

  “在國內棉紡織行業中,平陰的這套設備目前來說最先進。以前四棉一萬紗錠需要三百人左右,現在我們自動化設備一萬紗錠只需要三十人。基本實現了自動化,現在去車間,基本上見不到人了。”溫增利強調,平陰的棉紡基地也將與元首針織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條,進一步發揮傳統產業的競爭優勢,增強抗擊風險的能力。

  另外,現在元首集團所在的北園大街廠區面積小,交通擁堵。“只能夜里出貨,運送原料。退城進園,我們計劃遷往濟陽。”元首針織將整體搬遷至濟陽工業園區,利用園區優勢,改造提升主業,加快轉型升級,進一步壯大規模,形成優勢突出、競爭力強、輻射范圍廣的新型園區企業。

  “我在企業干一把手20年了,回想起來,做棉紡織真的相當不容易。”溫增利感慨,企業經歷了很多波折,關鍵時刻一旦撒一口氣、退一步,企業可能就要倒下了。“企業隨時都可能出現危機,這就看主要領導的應對態度,所以企業家精神就是必須要往前走,執著地往前走,并且百折不撓,才能轉型突圍。”




沒有相關信息

 發表,查看評論(0) 打印本頁 搜索相關信息